寻找自己的天命,发现自己的天赋

寻找自己的天命,发现自己的天赋
图:unsplash

个人的追寻

寻找天命是一种个人的追寻,这种追寻是一种探索。在中世纪的欧洲,骑士会为了完成理想而展开追寻。追寻是充满冒险的旅程,而且结果是个未知数。你也可以展开一趟个人的追寻。追寻天命的路途有两个方向,其中一条路是向内探索你的内在,另一条路是向外在世界探索机会。

你的追寻能否达成圆满的结果,端赖你投注多少决心与坚持,以及你有多幺重视这个结果。

每个人的起始点都不一样,所走的路途也各不相同。没有人能保证你一定会找到你想找寻的东西。虽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旅程,但它不必是孤独的。你可能在路上遇到启发你的良师,或是找到其他同好。

寻找天命并不代表你要忽略其他人的需求,也不意味着你要放弃现在所做的一切。它只代表你必须认真检视自己,并自问你还能做些什幺,以彻底发挥你的天赋与热情。它也意味着你必须开始自问,是什幺因素阻碍了你,而你又该怎幺做,才能排除这些障碍。

有些人终其一生无风无浪、胸无大志,而有些人注定要过冒险的人生。只有你自己知道,你是否已经归属于天命,或是该向前推进,继续追寻。不论结果如何,你都不必怀疑,这趟旅程绝对值得你费心探究。

天命的归属

寻找天命的归属是一个极为私人而且往往充满惊喜的过程。每个人的起始点都不同,因为各自拥有不同的性格与环境背景。每个人的天命也各不相同。儘管如此,这个过程之下,仍然有一些适用于所有人的共通原则,以及技巧与策略。

为了要说明这趟旅程有多幺奇妙,我先说说我寻得天命的亲身经历。经常有人问我,我的天命是什幺、而我又是在何时发现的。

我算是一个通才,什幺都会,但多数能力并没有深入培养。十来岁时,我用单手随意轻敲琴键,一种「我可以成为世界级天才」的感觉,在心中油然而生。不过,当我发现钢琴家都是用双手弹琴时,我就悄悄地放下了这个志愿。

在我更小的时候,我很喜欢涂鸦与画图,但后来为了专心学习其他科目,于是放弃了艺术。从十多岁到三十多岁之间,我一直很喜欢修东西,一天到晚就爱往五金店跑,欣赏里面的各式木工铣刀与钻头。我对厨艺也很感兴趣,我的孩子还小时,小孩是我做的糕点的基本粉丝。

简而言之,从协奏曲到高级厨艺,我的一生中有许多可以深入钻研的选择,但我却没有选择它们。和只专精于某一项特长的人相较,拥有多项才艺的人可能比较难以选择一生的志业。当我还小时,我对自己的天命一点概念也没有,就算当时思考过,我也没有答案,更何况我那时完全没想过天命这回事。

现在,我知道自己的天命是人际沟通与合作。我花许多时间到世界各地对着数百或数千名听众演讲,有时透过传播媒体,则对象会高达数百万人。当我还小时,我压根儿没想到自己的天命会是人际沟通,任何一个认识我的人,恐怕也都是这幺想的。

我在一九五○年出生于英国的利物浦,成长于一个关係亲密而且喜欢热闹的大家庭,但我的童年却有许多时间是独自一人度过。这个情况有一部分是外在环境造成的。一九五○年代初期,小儿麻痺症在欧洲和美国非常猖獗。我在四岁时染上了这种病。就在一夜之间,我从一个健康、活泼的小孩,变成几乎完全瘫痪。染病后的八个月,我一直待在医院里,其中有些时间是在隔离病房中度过。当我终于可以出院时,我的双腿必须穿上支架,要借助轮椅或是拐杖才能行动。

我的口齿不清非常严重,因此从三岁开始,我每个星期都必须接受语言治疗。家人猜测,我可能是在那里感染了小儿麻痺症的病毒,因为在所有的亲友中,我是唯一得病的人。因此,我长时间独处的原因之一是外在环境。虽然我的家人并未因此给我特别待遇,但我不能在街上、公园里跑跑跳跳,这是不争的事实。于是,我因为生病而有许多时间是一个人打发的。但是,另外还有一个是性格上的因素。

从小,我的个性就相当文静,而且可以自得其乐。我天生喜欢观察和倾听,喜欢静静坐着,从旁观察事物。我也喜欢动手做东西和解开谜团。小学的时候,我最喜爱的科目之一是工艺课。待在家里时,我会花好几个小时组装模型船、飞机或是历史人物,然后为它们漆上颜色。

这一切都和我现在身为享誉国际的公众演说家身分,完全沾不上边。我成为现在的我,是因为有人比我还要早看见了我的潜能,而这种伯乐比千里马还要有眼光的情况,其实非常普遍。

当我十三岁时,我的表姊布兰达决定要结婚。我的两位哥哥基斯和伊言以及表哥比利,决定要表演一段歌舞秀为晚宴助兴。他们需要有人介绍出场,而基斯建议由我负责这项工作。我听了大吃一惊,其他人和我也有同样的反应。

即使心中非常害怕,我还是硬着头皮上阵。我很害怕,是因为我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,而且我们家族成员全都非常搞笑,他们绝不会因为我腿上的支架或是我的口齿不清,而给我特殊待遇。我决定赶鸭子上架,是因为我一直深信,唯有面对恐惧,而不是逃避,才能解决问题。假如不在当下驱除这个心魔,恐惧就会一直纠缠着你。

结果,那天的晚宴圆满收场,我的小小任务也为我赢得了应有的讚赏。而哥哥们的表演则轰动全场,从此邀约不断,常到全国各地的俱乐部与戏院表演。最后还在全国的选秀比赛中胜出。而在同时,我也稍微意识到,自己似乎拥有面对群众的天赋。

上高中时,我曾在好几齣话剧中担纲演出,也执导了几齣戏。上大学时,我仍然喜欢戏剧与导演,虽然我从未主动争取,但却不时被叫去参加辩论比赛和做口头报告。我当时发现,只要一站上舞台,我很快就能放鬆下来,并且非常享受在台上的时光。这种情形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改变。在我的职涯中,我一直需要面对人群,不是与一群人共事、就是对一群人演讲。在即将面对众人之前,我会很紧张,但是,当我开始说话后,我很快就如鱼得水,觉得时光飞逝。

当你归属于天命时,你的时间感会改变。当你做喜爱的事情时,一小时感觉起来就像是五分钟;当你做讨厌的事情时,五分钟感觉起来就像是一小时。在我的职业生涯中,我的老婆泰芮总是说,当我晚上回家时,她立刻就可以知道我那天做了什幺事。假如我整天坐着参加例行性的会议或从事行政工作,我看起来会比实际年龄老上十岁;假如我那天去演讲、授课或是带领工作坊,我看起来就会比实际年龄年轻十岁。归属天命会带给你活力,离开天命则会耗尽你的活力。那幺,你打算怎幺开始追寻你的天命?

双向的旅程

寻找天命的归属是一趟追寻自我的旅程。这是个双向的旅程:其中一条路是向内探索自己的内在世界,另一条路是向外在世界探索自我实现的机会。我们每个人都活在两个世界中。其中一个世界随着你的诞生而存在,这是属于你个人意识的内在世界,包含你的感觉、想法、情绪与感官感受。另外一个世界独立于你之外而存在,这是包含了世人、事件、环境与物质的外在世界。这个外在世界早在你出生之前就已存在,在你死后仍然会持续存在。你必须透过你的内在世界了解这个外在世界。

要寻得天命,必须深入探索这两个世界。你需要探寻自己的天赋与热情,也需要灵活运用外在的机会来发挥你的天赋与热情。

摘自《发现天赋之旅》

寻找自己的天命,发现自己的天赋

上一篇: 下一篇: